森林云朵,下雨的时候萤火虫出没。

诗人和他下着雨的梦

  又下雨了。雨滴生长在透明的玻璃上,静静的仰望喧嚣——或许它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也是这喧嚣的制造者之一,但谁能说的清究竟有几辈子呢。
  但诗人不这么想。他们近乎变态的爱着这坠落的声响,仿佛是子弹呼啸的风声,一枪毙命,但枪手们依旧不停的射击着——我知道这是他们的爱好,也是他们的责任——赶尽杀绝。
  雨是竹青色的,而云是妃色的。天空是水一样的蓝,月光是奶油色的涟漪——我知道它是不满的,这夜色太过写意,而它需要浓墨重彩的油画,和它相处了这么久,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有的。
  但雨眨了下眼睛,就裹了一丝微光,继续不知疲累的混淆着界限并不明显的色块。
  于是诗人停下笔来,它们的战争略略匮乏,目的明确没有遗漏情感。他们昏昏欲睡起来。
  然后月色一撇一捺画成蝉翼挂在树梢上,雨洋洋洒洒涂抹了一整个江湖,不见瑰丽的梦。
  诗人终于入睡。梦里他们大笔一挥却见英雄剪影。
  雨停。晴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煦❀MintWine_瞬娆 | Powered by LOFTER